体育品牌-安踏体育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39.3亿元-介休新闻

  • 时间:

韩国确诊9332例

安踏品牌則主要是依靠經銷商分銷,在出貨后就可以確認收入。經銷商的庫存不包含在安踏體育的庫存賬麵價值中。這種模式運營成本相對低一些。這次疫情中,經銷商受到的影響更大,安踏體育的短期業績受影響不大。但是渠道庫存積壓,會影響經銷商資金回籠,繼而影響他們訂購下一季產品的能力。可能會需要安踏體育加大對經銷商的支持力度,幫助經銷商度過難關。安踏體育一直以來對經銷商的支持政策包括更大的折扣和融資方面的支持。

國際奧委會決定推遲東京奧運會至2021年夏天舉行,延期后的奧運會名稱仍保留「東京2020奧運會」。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黑天鵝的疊加,可能會引爆安踏體育的存貨危機。疫情以及奧運會的推遲,都會影響安踏在需求端的銷售。雖然安踏體育已經在近十年中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上下游供應鏈應對危機,但這都是建立在高周轉的前提下。需求量的銳減,很有可能將這種良性循環打破。

但同時,張岱元也表示,由於原定的奧運會開幕時間已經臨近,贊助商早已為合同履行投入了很多前期成本及費用,本次臨時的推遲決定,將會對贊助商造成很大損失,贊助商對本次賽事投入的各種前期廣告宣傳將因此打了水漂。此外,贊助商為籌備本次贊助事宜而對外簽署的合同也會因此受到牽連。即便受贊助方可能援引不可抗力主張全部或部分免除責任,但因此給贊助商造成的損失已在所難免,後期雙方可能就合同是否解除或延遲履行,以及在此種情況下的責任分擔問題展開博弈。

更重要的是安踏體育的存貨周轉也越來越慢。從2015年到2019年,安踏的存貨周轉天數從57天上升到約87天。

需要了解的是,安踏體育和FILA這兩個品牌的分銷模式不同,受疫情衝擊的影響也不同。

體育賽事延期也會對安踏體育造成一定影響。安踏曾經為溫哥華冬奧會、廣州亞運會、倫敦奧運會等30多項重大國際體育賽事提供裝備。2019年,安踏正式成為國際奧委會官方體育服裝供應商至2022年底,也是首個與國際奧委會合作的中國體育運動品牌。

最新的年報數據顯示,安踏體育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339.3億元,同比增長40.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53.4億元,同比增長30.3%。

安踏線下擁有超過12000家的門店,此前疫情嚴重時,安踏的門店暫停營業,線下店鋪轉戰線上。截至今年2月14日,安踏各品牌門店仍有超六成門店處於停業狀態。天貓、淘寶、京東的安踏旗艦店都出現大幅打折的現象,說明安踏的經銷商正通過加大促銷力度回籠資金。也說明,目前渠道庫存確實出現一定程度積壓。

安踏體育預計上半年業績下滑10%-15%。

安踏體育(2020.HK)在發佈了一份看上去還不錯的年報之後,就迎來了一個壞消息。

作為中國奧組委的官方贊助商,奧運會的推遲也直接讓安踏體育受到波及。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張岱元認為,在推遲奧運會的同時,國際奧委會也宣布將保留本次奧運會的名稱不變,即「東京2020奧運會」,這其實是在盡量減少贊助商的損失。在名稱不變的前提下,基於這個名稱的logo圖案設計都可以繼續使用。當然這裏面可能會涉及到授權期的問題,應該可以同步做延展。

如果是在過去,安踏體育可以通過加大促銷來緩解存貨壓力,還有可能可以提高銷售額。但是在今年疫情疊加奧運會延期的情況下,周轉率變慢卻可能加速公司存貨積壓的問題進一步爆發。

疫情疊加奧運會延期,讓運動等可選消費公司的日子不那麼好過,體育用品行業股價一路向下。2月1日以來,安踏體育股價連續下跌,從70港元/股最低下挫至42港元/股,創近一年新低。此外,李寧(2331.HK)等體育運動股同樣表現不佳。

FILA品牌全部為直營店,公司向直營店鋪貨的庫存全部體現為賬面庫存。2019年,FILA門店增長18%。這種銷售方式雖然毛利率較高,對終端售價管控能力較強,但是屬於重資產模式。店鋪租金、店員工資等整個運營成本都由安踏承擔。在突發的疫情面前,安踏體育沒有經銷商作為緩衝,終端銷售的下降會直接衝擊到公司的營業收入。

而且,直營店的租金、店員的工資支出和FILA積壓的存貨也會考驗安踏體育的現金流。安踏體育2019年經營性現金凈流入為74.8億元。為加速資金迴流,FILA的電商旗艦店開始打折促銷,但折扣力度不大。銷售價格下降無疑也會影響FILA品牌今年的營收表現。

安踏一直重視賽事營銷。本來今年是奧運年,各家體育用品公司都鉚足了勁兒希望利用賽事贊助的機會提升品牌知名度。安踏也在2017年9月與中國國家隊成功續約,續約費用也高於上次。但是,隨着奧運會延期,安踏今年的賽事營銷計劃也將延後,這對安踏處理積壓庫存更為不利。

原標題:財說|疫情疊加奧運延期,會引爆安踏的存貨危機嗎?

之所以說表面亮眼,是因為安踏體育業績在快速增長的同時,也暴露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存貨的增加。存貨的增速甚至超過了營業收入的增速。從2015年至2019年,安踏體育的存貨已經從10.2億元增長到44.1億元。尤其是2017年以後,存貨增速分別為66.4%,34.2%和52.9%。

雖然安踏表面看業績亮眼,但疫情下存貨的問題已暗流涌動。安踏體育預計上半年業績下滑10%-15%。而這或許都只是剛剛開始。

不過,安踏體育凈利潤仍不及市場預期的54.3億元,主要是被Amer Sport拖累。2019年,安踏收購的芬蘭體育用品巨頭Amer Sport將保持獨立運營,沒有並表。Amer Sport 2019年營業收入175億元,虧損10億元,進而拖累安踏凈利潤6.3億元。Amer Sport旗下擁有包括加拿大奢侈級戶外裝備品牌Arcteryx(始祖鳥)、法國山地戶外越野品牌Salomon(薩洛蒙)、美國網球裝備品牌Wilson(威爾遜)、奧地利滑雪裝備品牌Atomic等。收購Amer Sport是安踏開拓國際市場的第一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研究部

公司業績大幅增長得益於門店快速擴張。截至2019年末,安踏門店數為10516家,同比增長4.6%。FILA門店數為1951家,同比增長18.1%。分品牌收入方面,安踏品牌實現營業收入174.5億元,同比增長21.8%。FILA品牌實現營業收入147.7億元,同比增長73.9%。照此發展下去,FILA超越主品牌安踏指日可待。

今日关键词:武汉首趟中欧班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