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行下跌-触发股价稳定承诺的长沙银行已经披露了股东、高管增持计划-松花江坠龙事件

  • 时间:

哈佛校长确诊新冠

在A股上市銀行中,招行股價一直處於相對高位。但從2020年1月初以來持續下跌,3月19日曾跌至最低的28.71元/股,較年初最高位的40.16元/股累計下跌11.43元,跌幅接近30%。

根據媒體報道,巴菲特3月3日完成對紐約梅隆銀行的增持。增持之後,巴菲特、伯克希爾哈撒韋及旗下公司共持有8900萬股紐約梅隆銀行股份,持股比例為10.06%。按照3月3日增持923.49萬股,平均每股40美元左右估算,這筆交易可能斥資3.8億美元。然而紐約梅隆銀行16日大跌14.5%,報收29.18美元/股,較巴菲特增持價已下挫約25%。

銀行高管增持的直接原因是股價的持續下跌,已經觸發了股價穩定承諾。浙商銀行、渝農商行等新上市的銀行,隨着股價下跌,目前已經深度破凈,面臨著不小的股價穩定壓力。

根據披露,渝農商行的61名總行部門總經理助理以上管理人員已在2019年12月31日前,以6.52元至6.95元/股的價格,增持了87.38萬股,共計動用資金585.75萬元。截至今年1月10日,在該行領薪的非獨立董事、高管12 人以自有資金增持了11.22萬股。

渝農商行高管的增持就是如此。截至3月25日收盤,其股價為5.43元/股,與7.36元/股的發行價距離拉得更遠,已經破發25%以上。而高管增持價格為6.57元至6.79元/股,相較於增持時的股價,參与增持的高管已經浮虧20%至22%左右。

雖然都是增持自家股票,但各家銀行高管的增持數量卻有着明顯差距。公開數據顯示,一些銀行高管單人增持數量便達數百萬元,而一些銀行十余名高管增持總量也不過百余萬元。在這背後,也體現了不同銀行高管的收入水平差距,但增持並未止住一些銀行股價的下跌。

3月25日,隨着滬深兩市大幅收漲,下跌多時的銀行股也迎來了久違的上漲,當天以1.38%的漲幅收盤。

新近觸發股價穩定承諾,高管集體增持的是長沙銀行。該行3月13日披露,其董事長朱玉國,行長趙小中,董事洪星、馮建軍、李晞、陳細和、杜紅艷,以及副行長伍傑平、王鑄銘、胡燕軍、張曼,董秘楊敏佳、本行監事長吳四龍等18名管理人員,合計將增持該行157.47萬元的股份。

就在這次上漲之前,銀行股剛剛在19日出現一波大跌。為了提振信心,招商銀行的高管還在23日出手增持。此前,觸發股價穩定承諾的長沙銀行已經披露了股東、高管增持計劃。

高管出手穩定股價根據港交所披露信息,3月23日,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副行長汪建中、施順華、王良等高管從二級市場買入該行股票,成交均價為30.03元至30.3元/股,共計買入814.22萬元。

浙商銀行目前同樣處於深度破發之中,其最近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為4.06元/股,已經較4.94元/股的發行價低0.86元,折價率也已逼近20%。同該行高管的增持價相比,也已下跌0.58元至0.71元之間,跌幅約在12%至15%。

這已是該行第二次出手穩定股價。2019年8月5日至30日,因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上年底8.78元的每股凈資產,該行計劃啟動股價穩定措施,後來隨着股價回升,計劃沒有實施。今年1、2月間,其股價再次連續 20個交易日收盤價跌破8.78元/股,該行二次着手穩定股價。

在上述銀行中,除了招行,郵儲銀行、浙商銀行、渝農商行、長沙銀行、蘇農銀行股東的增持均發生在今年,蘇農銀行、渝農商行則從去年一直持續到今年,而且高管也同步進行了增持。

銀行股的走勢並未因為股東、高管增持而改變。銀行股指數已從1月3日最高點的2176.31點,下跌至3月25日的1886.24點,累計下跌290點,跌幅達到13%以上。

此外,蘇農銀行的多名股東、管理層,也在2019年7月5日至2020年1月5日期間,以自有資金累計增持該行309.8萬股,成交價為4.95元至5.55元/股,累計增持金額1617.02萬元,其中高管合計增持約86萬股。

未改破發走勢最近一個多月來,隨着疫情在歐美的進一步擴散,因恐慌引發的金融市場波動愈發激烈,航空、銀行股也隨之大幅下挫,這讓早早抄底銀行股的「股神」巴菲特被套。

2019年一季度以來,大多數銀行股持續走低,面臨股價穩定的壓力。浙商銀行、渝農商行均在上市后不久破發,已經觸發股價穩定措施實施條件。包括招行在內,A股上市銀行中,共有郵儲銀行、浙商銀行、渝農商行、南京銀行、上海銀行、長沙銀行等13家銀行的股東進行了增持。

招行進行了增持的高管中,田惠宇以30.283元/股的均價增持7.01萬股招行A股;王良、劉小明則分別增持了3萬股、2萬股,后兩者目前為該行副行長、監事。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上述三人分別持有招行22萬股、16萬股、10萬股。

稍後回歸A股的浙商銀行,在IPO之後第一個交易日的第五秒就出現破發。該行1月21日公告顯示,13名領取薪酬的董監高人員當月以4.64元至4.77元/股的價格,累計增持70.8萬股,總金額331.86 萬元,占其總股本的0.0033%。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銀行高管的增持並未止住部分銀行股價下跌之勢,一些高管增持后,反而出現了一定浮虧。

在A股上市銀行中,股份制銀行薪酬水平一直較高,而招行又相對靠前。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田惠宇的稅前薪酬為465.83萬元,施順華、王良也在339萬元以上,身為監事的劉小明為148.1萬元。

而在A股市場,銀行股的走勢並未因為股東、高管增持而改變。銀行股指數已從1月3日最高點的2176.31點,下跌至3月25日的1886.24點,累計下跌290點,跌幅達到13%以上。

相對而言,長沙銀行、渝農商行、浙商銀行、蘇農銀行的高管增持數量較少。其中,渝農商行12名高管增持金額共計只有75.7萬元,人均6.3萬元。

當日晚間,興業銀行公告,包括行長陶以平在內的部分董監高買入178萬股公司股票,成交價格區間為每股人民幣15元至15.79元。

貴陽銀行的情況也與之類似。在相關公告中,該行沒有披露高管增持價格,但按對應數量計算,增持均價約在8.4元/股。而截至3月25日,該行的收盤價為7.81元/股,已較增持時下跌0.6元左右,增持浮虧也接近8%。

加上此次增持,2019年以來,田惠宇已累計增持約18萬股,而施順華共計增持約16萬股。按增持當日股價計算,二人增持金額在212萬元、240萬元左右。

由於面臨股價穩定壓力,2019年以來,A股上市銀行中,至少已有13家銀行的股東進行了增持,而且至少7家銀行的董監高等管理層也同步出手增持。包括長沙銀行在內,浙商銀行、渝農商行等6家銀行的高管均在近期進行了增持。

而存在類似情形的浙商銀行、渝農商行,高管此前已經出手增持。2019年上市的浙商銀行、渝農商行均在回歸A股不久,股價先後出現了破發,面臨著不小的股價穩定壓力。

高管薪酬大比拼高管增持自家的股票,在穩定市場信心的同時,也是一場不同銀行高管之間收入的大比拼。

今日关键词:特朗普向韩国求援